返回顶部 关闭
首页 > 国土文学 >正文

那一缕炊烟(张琳)

2018-06-13 15:52:51    来源: 中国自然资源报    作者:

儿时的皖北农村,家家户户的灶台都是用砖砌成的,靠近墙壁处,树立一个烟囱直上屋顶,灶边上都会放置一个木箱,用于烧柴火或者烧煤炭时增风加火。

诗里说,有炊烟的地方,就有村庄,就有生活。炊烟在召唤着劳作了一天的人们回家,家家屋顶升腾的炊烟里,仿佛都蕴含着生活的味道。

那时候,我家生活清苦,中午放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到厨房,帮着母亲烧火做饭,有时候也会帮着父母拉风箱,父亲烧火,母亲做饭。在老式风箱不断重复的“吧嗒”“吧嗒”声里,那些柴草和劳累化成了希望的炊烟,不断从烟囱里升腾,直到炊烟越来越淡,父母的饭菜也就做好了。当然也有些时候,我会在下午放学后背着一个柳条篓去割青草,用来喂家里养的牛羊和长毛兔。本来放学时就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了,只好盼着早点割好回家,每当远远看到村庄浓浓的炊烟升起,就知道妈妈已经开始做饭了,心中便增添了希望和温暖。隔着小河、隔着村野,隔着田里的庄稼,仿佛就闻到了家的味道。

每一个少年人都会长大的,我亦如此。不知不觉我已离开家乡20多年,早已习惯了城市朝九晚五的生活,习惯了城市里干净的厨房和现代化的厨房电器,只是钢筋水泥楼房里,再也看不到袅袅升腾的炊烟,忽然觉得平凡的生活少了很多乡间烟火的味道,一日三餐坐在精美考究的餐桌前,也不见了父母亲人围坐吃饭的味道了。

前几年和爱人一起回到生我养我的皖北老家,老村人早都搬迁了。站在我出生且生活了10多年的老房子前,厨房的墙壁已经被烟火熏得发黑,风箱也早已不知去向,唯有院墙前的那棵老枣树还孤零零地站在那里,静静地诉说着过往。弟弟说,村里大部分人都已经搬到新村了。那一刻我不知是悲是喜。

对于我来说:炊烟是家乡的味道,那里有泥土和着庄稼秸秆的气息,瞬间蓄满心田,让人温暖;炊烟是希望和方向,遇到挫折的时候,炊烟能让困惑中的我找到温暖和方向……

那剪不断理还乱的乡愁,把岁月干涸的柴草丢进烈火燃烧的灶膛,升腾起一股股魂牵梦绕的烟雾,飘向遥远的天际、飘进每一位思乡游子的梦中。

(作者单位:云南省普洱市国土资源局)

独家稿件声明
本网站内容中注明来源为“中国自然资源报”的所有内容,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、个人转载或引用本网站内容,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、修改。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:“中国自然资源报”。转载本报稿件需经本报授权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报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本社动态   |    关于我们   |     版权声明   |    免责条款   |    招贤纳士   |    意见反馈   |    联系我们   |    网站合作   |    法律顾问
主管: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:中国国土资源报社
承办: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: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经营许可证编号:京ICP证140100号    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    ICP备:京ICP备13053122号     京公网安备:110102006002    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  邮编:100034    技术支持:010-68047642   邮箱:gtzybnet@163.com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