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顶部 关闭
首页 > 国土文学 >正文

剪椿芽(李宁宁)

2018-04-16 09:33:23    来源:    作者:李宁宁

周末回娘家,母亲正做拿手的香椿鱼,等不得拿筷子,我两个指头捏起,急呼呼地噗噗吹两下,迫不及待地塞进嘴里,哇!好吃到跳脚!“太完美了,让时间在这一瞬间停止吧!”张晓风在《香椿》里的那句感叹,恰如其分地诠释了我此刻的感受。

香椿树是家乡最常见的树了,从3月底开始,煽情的春雨稍加撩拨,椿芽就出来“招摇”了,光洁的椿树枝挑在半空中,一小撮暗红的嫩芽顶在枝尖,像朵朵摇曳在春风里的花。此时的椿芽娇嫩无双,勾得我们树下的孩童魂不守舍。咽了半天口水后,我和弟弟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,拎着镰刀就冲向了椿树。

墙角晒太阳的老奶奶,此时总会气得用拐杖敲打地面:“淘气鬼呦!这么小的椿芽吃它的命啊……”行动不便的老奶奶不知道,春天对于我们这些馋猫的慷慨大方,所以我们都装作听不见,爬坐到高大的椿树杈上,用镰刀采下战利品。

在儿时老家的厨房里,椿芽毫不在意自己变成何种模样,任母亲花样百出地摆布:沾上蛋液炸着吃,掺上面糊煎着吃,抓把大米熬粥吃,放入豆腐拌着吃……让我们吃得酣畅淋漓。长大后,从书里知道了文人雅士对香椿的牵念,椿芽拌豆腐,这是文人雅士们情有独钟的吃法,汪曾祺老先生也推崇备至,甚至写出了“一箸入口,三春不忘”的金句。因一把香椿的存在,豆腐便有了琼脂般的点化,一道寻常的农家小菜瞬间超凡脱俗了。

俗话说:“雨前椿芽嫩如丝,雨后椿芽生木质。”椿芽的美好转瞬即逝,谷雨过后,椿芽长出了木质的细杆,虽然香气依旧,口感却大打折扣了。但这些难不住心灵手巧的母亲:她将香椿老梗择去,一部分切细加入红辣椒、细盐放到瓷盆里,盖上玻璃晒在太阳下,经过三五日发酵后,香气扑鼻;另一部分洗净、晾干,一层香椿一层盐,轻轻揉搓,码好放到瓷坛里腌制。白色的瓷碟、墨绿的香椿,绝对是秋冬季节最妩媚的秀色,一坛腌香椿,妥妥收获了一整年的美味与期待。

椿芽咸菜大放异彩的时节是在冬天,用它熬猪蹄冻,是极好的。猪蹄切小块,开水略焯,祛除血腥味待用;花生米过水泡至丰腴;腌椿芽洗净,切段。土黄色的大砂锅端上来,将猪蹄、花生一股脑下进去,加水慢煨。两个小时悠然而过,撒入椿芽段,任它们在沙锅里翻滚,然后关火倒入盆中。猪蹄酥烂,花生绵软,椿芽喷香,那汤呢,细品会生出春天犹在的谓叹。放到窗外冷冻一宿,一盆雪白透亮、冰爽可口的猪蹄冻就“酿成”了。

生活的美好,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吧,氤氲在炊香里,很家常,很宁静……

长大后,某个疲惫的午后,突然想起小时候的春末,端碗坐在屋檐下,挑着面条看蜻蜓满院子飞舞。面,是筋道爽滑的手擀面。菜,是酥脆咸香的椿芽沫。哧溜一口面条,浅尝一口椿芽沫,小心翼翼地咀嚼。

时过境迁,物是人非,老奶奶已过世多年,那长着一排香椿树的老家也已成了回忆。我终于明白了张晓风那句:“不纯是为了那树芽的美味,而是为了那背后种种因缘……”

想着想着,竟忍不住掩面而泣。

(作者单位:山东省沂源县国土资源局)

转载免责声明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中国自然资源报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本社动态   |    关于我们   |     版权声明   |    免责条款   |    招贤纳士   |    意见反馈   |    联系我们   |    网站合作   |    法律顾问
主管: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主办:中国国土资源报社
承办:北京中地世纪文化传媒中心 运维:北京金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经营许可证编号:京ICP证140100号    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    ICP备:京ICP备13053122号     京公网安备:110102006002    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30号  邮编:100034    技术支持:010-68047642   邮箱:gtzybnet@163.com
博聚网